你要找的!顽固性腹胀的五个原因和五种治法_杭州御和堂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0-11-14 15:23 浏览次数:

  顽固性腹胀是指合理应用一般辨证施治而无明显疗效者。这类患者临床并不少见。有的因腹胀顽固、诊断不明行开腹探查也无阳性发现。病因治疗无从着手,对症处理反应亦甚差,然从整体辨证、变通施治,常可取得较为满意疗效。兹就其成因及辨治,择要介绍如下。

  肝主疏泄,脾主运化,肝脾不调,是腹胀的重要成因。腹胀初期,调和肝脾,理气除胀行之有效,顽固性腹胀则大为不然。因其病理生理较为复杂,且有些易为忽略。现就其主要特点归纳如下。

  1.肺失宣肃

  《内经》云:“肺主一身之气”、“诸气喷郁,皆属于肺”。肺的生理功能,有宣发和肃降的作用。宣发是指由于肺气的推动,使气血津液得以输布周身,内而脏腑经络,外而肌肉皮毛,无所不至。若肺气不能宣发而壅滞,则可导致胸闷、腹胀。肺气以清肃下降为顺,肃降不能则气郁而胀。此外,生理上肺与大肠相表里,肃降失司,津液不能下达,则可见便秘腹胀。又可作为第二病因,更进一步影响肺之宣肃气化功能,而加重腹胀。

  其特点如腹胀伴胸闷或咳嗽、气短,腹胀的增减常与咳嗽进退程度相平行,多有大便秘结不畅,苔薄白或微腻,脉浮,右寸尤显。治宜宣肃肺气,取《和剂局方》温白丸意出入。曾治一女患者,33岁,腹胀经年,服疏肝理气消导之剂,及西药多酶丸等对症治疗,无显著效果。审其腹胀及苔脉改变如前述,药用麻黄6克,桔梗、紫苑、柴胡、杏仁各10克,菖蒲12克,全瓜蒌30克,决明子30克。前后服药2周,腹胀、便秘均瘥。随访半年未见复发。

  2.脾阳不升

  “脾以升则健,胃以降则和”。生理上“脾与胃以膜相连耳,而能为之行其津液”。脾胃之纳运、升降、燥湿三对动态平衡若受到影响都可导致腹胀。顽固性腹胀的病理生理,往往非单纯脾运不健,而是以上三者对立统一关系的失调。

  其临床表现如腹胀闷窒、痞塞感明显,食后加重,晨起腹胀即甚,常伴有腹泻,乏力,头晕或痛,脉细缓无力,不耐重按,苔白滑或腻,舌嫩胖大或兼见齿痕。治宜健脾升阳益气,取补中益气汤出入。

  某男患,64岁,腹胀2年,服中药数十剂。多以保和,逍遥健胃疏肝为主,始终鲜效,腹胀特点如前记,脉沉细,苔白微腻。治拟补中益气法,生黄芪4克、党参、白术各3克、陈皮、茯苓、当归各10克、升麻、柴胡各6克,小其制投药一周,复诊腹胀显减。仍以原治巩固2周,症状消失。个人体会,脾虚清阳不升患者,投以补中益气之剂时以小量为妥,较易获效。反之欲速则不达。综观李东垣《脾胃论》所列之方多小其制,且制成粗末,其意也正寓于此。

  3.瘀血留滞

  顽固性腹胀,多病程久远,由气及血,导致血瘀而血瘀又可导致气滞加重。此乃络脉瘀阻,载气不能所致。《金匮要略》云:“腹不满,其人言我满,为有瘀血。”明确指出瘀血所致腹胀的临床特点。瘀血作为再发病因,是腹胀顽固持久的重要因素之一。临床瘀留日久,其腹胀特点日轻夜重,逢气交之变加甚,适当活动可稍轻减。多有明确的外伤、手术或其他血瘀疾病的病史。妇女经行愆期、量少、色黑夹块或闭经。脉细涩或结代,苔薄质紫或见瘀斑。治宜活血化瘀,方选大黄蛰虫丸、膈下逐瘀汤等。

  某女患,42岁,患腹胀半年,曾住院检查各系统均无阳性发现。虽腹外形膨隆,但X线超声检查均除外实质性肿块及积水等。腹胀入夜尤甚,需室内不断绕行,方稍事缓解。苔脉兼证悉如前述。曾治以理气、疏肝、解郁之剂,治疗后未见效果,改拟活血化瘀、缓中补虚。投大黄蛰虫丸,每服一丸,日2次,一周后症状明显缓解,改为半丸,一日2次,治疗2月痊愈。

  4.沉寒痼冷

  《素问·异法方宜论》曰:“脏寒主满病”,《生气通天论》曰:“阳不胜其阴,则五脏气争,九窍不痛”。说明中寒深沉、阳损内寒是腹胀难愈的恙根。其临症可见腹胀喜暖,逢寒或食生冷则腹胀加甚,或伴泛呕清涎,或腹泻,日行数度,脉沉伏细,苔白质淡。治宜温通逐寒,方选《外台秘要》九转玉壶丹等。药用生硫黄、巴豆、胡芦巴、乌头、干姜等。

  曾治某男,42岁。腹胀年余,伴每日呕逆粘涎,量约150-300ml,行瘦骨立,胃镜检查提示肥厚性胃炎改变。但服对症治疗西药及健脾化痰中药腹胀仍然。苔脉所见足征沉寒痼冷为患。改拟生硫黄1g研末分吞,2周后加至3g,腹胀逐步减轻,同时呕逆清涎也随之减少。调治一月后,经年痼疾,竟然获痊,随访3年,未见复发,且体重增加,形神俱佳已恢复工作。

  5.奇经受损

  正常人体十二正经虽循环贯注人体内外,其经脉运行首尾相接,但就相互间纵横交错的整体联系,却有赖于奇经八脉贯串维系其间,从而使脏腑经络发挥其行气血,营阴阳,沟通表里上下的作用。

  李时珍《奇经八脉考》曰:“八脉者,先天大道之根,一气之祖”。李氏尤为注重督任,“通此两脉,则百脉皆通”。考督、任直接起于脐下“气海”。顽固性腹胀患者脏腑经络气机窒塞,病久延绵,奇经受损并非鲜见,但从病理上如不加认识,难免疏漏。其实早在《难经》中就有“带之为病,腹满……”等记载。

  其临床特点为腹胀膨隆,环腰腹有胀压紧索感,往往伴遗精、耳鸣、欠寐、畏寒、面烘,女性崩漏,带下延绵不愈,脉细弦数,重按无力,苔薄或伴朱点,多属肝肾两亏,阴阳并损,奇经受累。治宜通补奇经,两益肝肾。曾见江苏名医陈继明老师治一病程五年之“气臌”患者,前医从柴附龙牡,益气化瘀及针药并施,腹部胀满仍然,陈师改从通补奇经论治。

  药用熟地30克、首乌、肉苁蓉、锁阳各12克、仙灵脾、紫河车、菟丝子、橹豆衣各10克,前后无大出入,守方40剂渐见显效,80剂膨消胀除,随访3年未见复发。后验证于奇经受损顽固性腹胀者也有卓效。但准确认证,把握守方,是为关键。切忌单一壅滞守补或消满除胀,否则反致腹胀加重。贵在寓通于补,胀自渐除。

  杭州御和堂温馨提示:我院因外地慕名来访患者众多,告诫患者切勿相信一切假冒医托所执言辞!请您网上预约或直接来院按正规程序就诊即可!如若还有什么不懂的请点击在线咨询,了解更多!

微信扫码在线咨询

微信扫码在线咨询

地址:杭州市江干区彭埠街道东望府3幢底商14号
咨询热线:0571-86612967
郑重声明:本站信息仅供参考,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依据。如有需要,请咨询医生。
Copyright ©2016-2021 杭州御和堂中医 版权所有
浙ICP备2020036573号-6
医疗广告审查证明文号: (浙) (中)医广(3) (2020] 第09-29-026号